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盘点2019年那些倒下的机器人公司…… - 新闻点评 - 产业资讯 -AGV产业联盟官方网站 -新战略机器人网-工业、服务、AGV机器人产业资讯传播者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点评 >>正文
分享34K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盘点2019年那些倒下的机器人公司……

发布时间: 2020-01-06 08:01:09 来源:

核心提示: 机器人公司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从构思不当到烧钱、执行不力,建立和运营一家可持续发展的机器人公司十分具有挑战性。机器人技术的发展需要技术专长、团队建设和业务敏锐度的结合。达到客户的期望可能是最艰巨的任务。

机器人公司失败的原因有很多。从构思不当到烧钱、执行不力,建立和运营一家可持续发展的机器人公司十分具有挑战性。机器人技术的发展需要技术专长、团队建设和业务敏锐度的结合。达到客户的期望可能是最艰巨的任务。


以下是2019年倒闭的机器人公司:


Anki (2010-2019)


4月,Anki突然倒闭,震惊了机器人界。该公司筹集了近2亿美元,并声称在2018年实现了1.18亿美元的总收入。尽管如此,Anki仍然没有盈利。


近日,据媒体报道, Anki的资产在12月被总部位于匹兹堡的edtech初创公司Digital Dream Labs收购。Digital Dream Labs创始人H. Jacob Hanchar表示,他为恢复Cozmo,Overdrive和Vector制定了宏伟的计划。


Anki的第二次生命开始了!


Aria Insights (2008-2019)


3月,在七轮融资中筹集了超过3900万美元之后,Aria Insights突然关闭。Aria Insights(前身为CyPhy Works)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丹佛斯,由Helen Greiner于2008年创立,后者于1990年与他人共同创立了iRobot。Greiner于2017年离开CyPhy Works,并于2018年6月被任命为CyPhy Works的顾问。


该公司主要以其持久性空中侦察和通讯(PARC)平台而闻名,这是一种系留无人机,可为客户提供安全的通讯和连续飞行。它严重依赖执法和军事合同。


Aria Insights的知识产权和经营资产于10月被FLIR Sytsems收购。在收购时,FLIR表示将使用Aria的技术来增强其自身的系留无人机功能。


Blue Workforce (2012-2019)


4月,Blue Workforce因未能获得足够的资金关闭。虽然该公司一直在销售产品,并在全球设有办事处,但仍然不得向现实低头。


总部位于丹麦的Blue Workforce由PrebenHjørnet于2012年创立,它制造了Ragnar合作机器人,该机器人的设计目的是让中小型企业负担得起,并已用于取放作业,主要用于食品加工。


在关闭两周后,Blue Workforce的资产被丹麦的同伴公司OnRobot收购。Hjørnet自此成立了Open Robotica,这是一家旨在通过咨询和共享服务帮助公司开发和采用工业自动化的初创公司。


Hease Robotics(2016-2019)

10月8日,一场大火摧毁了Hease Robotics的办公室、生产设施和库存。这场大火造成了超过一百万欧元(110万美元)的损失,Hease Robotics立即陷入破产状态。虽然大火是最后的稻草,但勒•迈特(Le Maitre)宣布停业表明该公司需要再努力一段时间。


总部位于法国的Hease Robotics由Jade Le Maitre和Max Vallet于2016年创立,其Heasy移动机器人售货亭在CES 2017上首次亮相。该机器人旨在在零售和酒店业环境中为客户提供信息、娱乐和指导。


Keecker (2012-2019)

3月,Keecker倒闭了。根据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ierre Lebeau的说法,Keecker的现金用光了,因为它无法筹集额外的资金。Lebeau表示,Keecker“那里有1000多个机器人、成千上万的用户,并且看到了一些惊人的统计数据,例如每天使用3.5小时”


此前,Keecker在开发一种消费者机器人,该机器人可以自动导航并为用户提供娱乐、安全、通信和智能家居数据。它成立于2012年,已经筹集了超过800万美元的资金。


Acutronic Robotics (2016-2019)


开发用于模块化机器人设计的基于ROS的通信工具的Acutronic Robotics 于7月31日关闭。它的硬件机器人操作系统(H-ROS)是一条通讯总线,使机器人硬件能够平稳、安全地互操作。


它正在等待融资并收到了收购建议,但未能同意其中任何一项。该公司于Acutronic Link Robotics AG收购Erle Robotics后于2016年成立。索尼和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是早期投资者,因此H-ROS曾经有很多希望。


Laundroid (2015-2019)


总部位于东京的“ 七个梦想家”于4月份申请破产。它正在开发Laundroid洗衣折叠机器人,该机器人在CES上已成为主要产品。但是,其规模和成本(估计为16,500美元)是推广该产品的主要障碍。


诸如折叠洗衣之类的杂务本来是自动化的目标,但事实证明,许多杂务太复杂而无法廉价地解决。据报道,《七个梦想家》筹集了8900万美元,并积累了2000万美元的债务。该公司已经与松下公司和大和房屋工业公司合作。


Reach Robotics (2013-2019)


总部位于英国布里斯托尔的消费者机器人公司Reach Robotics于2016年底推出了其MekaMon游戏机器人。MekaMon四足机器人可在物理空间中移动,同时用户通过应用程序上的增强现实游戏与虚拟敌人作战。Reach Robotics于2018年末推出了MekaMon的第2版。


但是在筹集了780万美元的资金后,Reach Robotics联合创始人Silas Adekunle在9月3日宣布该公司将关闭。Reach Robotics现金紧缺,未能找到合适的投资人。Adekunle在有关停工的公告中说:“消费机器人领域是一个固有的挑战性领域,尤其是对于初创企业而言。”


Carbon Robotics(2014-2019)


据多家外媒报道,海外机器人公司Carbon Robotics已经进入了破产程序,并开始出售资产,包括5个已完成的、功能齐全的 KATIA 机械臂、软件源代码、测试设备和一系列专利。

该公司由Rosanna Myers和Dan Corkum于2014年创立,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先前的荣誉:RBR50 2016,CES最佳启动公司入围奖,TechCrunch硬件战场决赛入围者,人性化机器人决赛入围者,最佳演示发射节获奖者,《福布斯》杂志30岁以下,《 LDV计算机视觉峰会》冠军,《福布斯》结识下一个爱迪生。


或许产品都各有各的亮点,也获得外界认可,但最终真正规模化时,商业化能力却无法支撑技术野心。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所有新技术、新愿景,最终还是要迎接商业化、规模化盈利大考。


资本催生下却长不出翅膀,这样倒下的公司还少吗?(文章来源于网络整理)

【免责声明】所刊原创内容之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新战略机器人网无关。新战略机器人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信息,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zl机器人”的所有作品,著作权属于新战略机器人网站所有,未经本站之同意或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转载、散布、引用、变更、播送或出版该内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违反本站著作权之行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散布、引用须注明原文来源。

分享到:
关闭对联广告
顶部微信二维码微博二维码
底部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
扫描微博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