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XZL研究院 >>正文
分享34K

Rethink下线,协作机器人市场是海水还是火焰?

发布时间: 2018-10-16 09:10:25 来源:新战略机器人全媒体

核心提示: 创业十年,十亿融资,协作机器人鼻祖倒在了倒在了人机协作热潮愈演愈烈的今天,教人唏嘘不已。不过从rethink的前车之鉴中,机器人创业公司或许应该有更多思考。

文/新战略机器人全媒体 彭晴

在业内一片人机协作会是未来大趋势的预言中,协作机器人鼻祖rethink倒闭了!

2018年10月4日,Rethink Robotics公司首席执行官斯科特•埃克特(Scott Eckert)通过电子邮件证实了这一消息。埃克特写道:“我们是行业的先锋和创新者,并一直专注于协作型机器人,但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取得我们想要的市场成功。”

当然,在一片红火的机器人产业发展浪潮中,Rethink并不是第一家黯然收场的企业,但它的倒闭还是跌破了大部分人的眼镜,毕竟,创始人是有着“现代机器人之父”称号的Rodney Brooks,投资方列表里还有大名鼎鼎的贝佐斯。但即便如此高端的配置也没能挽救Rethink的江河日下,创业十年,十亿融资,协作机器人鼻祖倒在了倒在了人机协作热潮愈演愈烈的今天,教人唏嘘不已。不过从rethink的前车之鉴中,机器人创业公司或许应该有更多思考。


技术创新很重要,但产品落地更关键

技术上的创新让rethink一举成名,Baxter和Sawyer,被业内称为“最具成长性”和“革命性”的工业机器人,但市场对此并不热衷,成立十年,一共卖出了2500台协作机器人,其中还有大部分是卖给了高校实验室,真正工业上的应用更是少得可怜。以牺牲机器人刚度和精度为代价而实现的人机协作在工业场景中并不具备价值,因为很难应用到实际的生产中,不能真正有效的解决市场所产生的问题,市场当然不会买账。

所以很多人将rethink的失败归咎于技术的上的失败,但与其说是技术失败不如说是产品失败。2011 年 9 月,Rethink 协作机器人 Baxter 推出,其创始人Rodney Brooks 为新一代协作机器人设定了一套新的标准。在 Baxter 产品中,除了安全到无需给机器人设置防护栏;它还操作简单、上手快,工人无需写代码即可对机器人进行「编程」——工人只需带动它的手臂运动,就可以完成简单编程并进行作业;另外,Baxter 具有视觉传感和力觉传感等感知能力,Rethink 独有的内置传感器能自动学习如何「摸索」、「感受」传送带上的物件;更重要的是 Baxter 还不断推出新的软件支持,「相比起来,常见的传统工业机器人及其相关设备内置的软件就显得一成不变了。」

低价、易用、安全、人机协作这些最初的设想最终都在都实现了,只是最后出来的产品并不符合市场的实际需要。


与rethink的黯然收场不同的是,几乎同一时期成立,同为协作机器人先驱的优傲目前已经成功拿下超过一半的协作机器人市场,目前已累计售出了 25000 台机器人(10倍于Rethink)。在协作机器人这条道路上,优傲选择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

UR机器人采用模块化设计。在更加安全、易用的前提下,负载、重复精度不输传统机器人,价格与传统机器人相比也只是稍高。因此在很多对速度要求不很高的场合,UR安全、轻便、易部署的优势可以得到发挥,在市场中牢牢站住一块生态位。

而优傲还在不断开发新的应用场景,复合型机器人面世之后,优傲的协作机器人也成功搭载上了AGV小车,用于多工位的组装、搬运工作。

与优傲相比,rethink太过于相信一项新技术的出现及其将开创的可能性,当然,这也许和Rethink Robotics创始人Rodney Brooks对于学术研究的执着也有关系,他曾是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前任领导。他喜欢颠覆传统,但他忽视了,单纯上的技术先进在工业上来说是没有任何价值的。这也是一部分学院派创业公司存在的问题,一昧追求技术上的创新而忽视了市场的真实需求。但对于一家创业型公司而言,没有市场的产品可能只是一堆废铁。


完全依靠资本输血是不现实的

成立至今,Rethink Robotics已获得1.5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包括来自GEVent.、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投资公司的资金。

1.5亿美金,换算成人民币差不多10亿,十年十亿,平均下来,基本上一年一亿,在工业机器人市场,这些金额也算不少了。但很显然,资本最终没能支撑rethink走向成功。

相比于成立一年就倒闭的服务机器人TickTock以及第一个获得 “中国机器人认证”的棠宝机器人这两位难兄难弟,资本对rethink已足够宽容,毕竟,对于一家只卖出2500台机器人的公司,能够存在十年,并且持续拿到融资,这也算是不容易了。当然,这一切可能要归功于其行业先驱地位以及创始人的学界地位。

但企业缺失了自身造血能力是注定走不远的。

拿共享单车领域两家企业来说,摩拜跟ofo,前者已卖身美团,后者裁员贱卖传言也一直不断。和rethink一样,他们都是行业先驱,你不能否认他们所带来的时代开创性,但也必须承认的是,在商业上来说,他们都失败了,作为一家企业,盈利应该是首要目标,但很显然,他们都没做到。资本的耐心是有限的,投资机构也不是做慈善,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没有像大企业那样雄厚的资金支持,要想存活下来,企业必须在短期内拥有自身造血能力,单纯依靠资本输血是不切实际的。


浪潮之下,最需要的是冷静

Rethink虽然倒了,但协作机器人的热潮并未退去。

国际研究机构Transparency Market Research曾发布报告称,到2024年底,全球协作机器人的市值将达到950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30%;巴克莱银行的生产资料分析师也估计,2015年~2025年的短短10年间,协作机器人市场将从1.16亿美元增长到115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潜力让企业对协作机器人趋之若鹜,ABB、发那科、库卡、安川,四大家族已全部入局,国内的新松、大族、遨博也已有相关产品。跟这些实力雄厚的大企业相比,创业公司在进入协作机器人市场之时应该更加谨慎。对于大公司来说,就算在协作机器人市场上失败了也只是局部性战略失策,而对于创业公司而言,就要涉及到存活问题了。

任何一个行业在发展壮大的过程中,都少不了那些身先士卒的开拓者,他们有些在经过洗礼后依然屹立,有些则倒在了浪潮中。而我们能做的,除了叹息之外,是由此能少走一些弯路。

【免责声明】所刊原创内容之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新战略机器人网无关。新战略机器人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信息,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zl机器人”的所有作品,著作权属于新战略机器人网站所有,未经本站之同意或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转载、散布、引用、变更、播送或出版该内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违反本站著作权之行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散布、引用须注明原文来源。

分享到:
关闭对联广告
顶部微信二维码微博二维码
底部
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
扫描微博二维码关注我为好友